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“扫黄打非”举报电话:0573-82531830  |  举报邮箱:cnjxol@126.com
主题: 150306 | 24时新帖: 12
欢迎新会员:无忧保yxh
查看: 4352|回复: 0

老队长

[复制链接]
     
发表于 2017-6-14 09:24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jssanbcao 于 2017-6-14 09:25 编辑

      父亲一生勤紧、豁达,是实实在在的种田人。从农村互助组起,父亲当了十五六年的生产队队长,是名副其实的领头羊。父亲还是街坊邻居眼中的能人。他种田爱动脑筋、肯花力气。私人种田时,我家的水稻长势总比邻居茂盛,收成也高。成了生产队的当家人后,父亲把生产队当成了自己的家。
      父亲跟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,抓一把土来捏一捏、闻一闻就知道该施什么肥;无论早稻、晚稻,什么时候播种、什么时候除草、什么时候施肥都烂熟于心。父亲什么活都干在前头,什么活都作出表率。无论耖田、坌田,撒秧、插秧,斫稻、挑担,件件一丝不苟。他笑说:“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!”我清楚记得,每当雷阵雨来临之际,社员们急急忙忙往家赶,父亲却一头扎进雨里,去田头开缺(排水口)、关缺。白茫茫的雨帘里总会留下父亲头戴斗笠、身披蓑衣的忙碌身影。我的记忆里,无论春夏秋冬,父亲每天天不亮就扛着铁鎝出门,在田里转了一圈才回家吃饭。接着指派社员出工干活,各种农活安排得井井有条。运筹帷幄下,生产队的劳动进度一直遥遥领先。秋后,队里的粮食产量在村里拔得头筹。
      1959年到1961年,农村处处粮食歉收。父亲知道自己的责任。他带领社员精耕细作,田里水稻年年获得不错的收成。记得当年上海音乐学院的贺绿汀教授带领师生来农村体验生活,不少师生住到我家、我们村,还给村民带来了像才旦卓玛那样的天籁之声。这在当年不能不说是个奇迹。由于水稻丰收,家家户户分了口粮,还分了超产粮,几乎可以顿顿吃白米饭了,可父亲宁愿自己吃粥,毫不吝啬地将家中大米“借”给正在挨饿的乡邻。饥馑年代,跟人借米好比“相打窠里夺拳头”!乡里传闻,上门来只要叫得出海根伯伯的,谁都能借到三升大米。或许这话有点言过其实,更多饱含赞誉。我家劳力多,家里分到的超产粮装得缸满甏满,还用栈条(竹篾编的)囤起来。看到不少人在饿肚子,父亲毫不犹豫地向外借米,不要说留下借据,有的甚至连名字都叫不上。父亲说:借米的人有能力归还,不写借条也会还。若是无力偿还,要他性命也还不上,要借据何用?
生产队分红也喜人,每工(10分工)可分1.2元。这般经济收入连城里人都眼热。在三年饥荒时期更是破天荒了。而且,黑市上每斤大米要卖3元。邻里都说,队长家发大财了。父亲不仅不让家人把大米拿到黑市上卖,还舍不得用大米换物品。1961年我大哥结婚,娘中意的双门衣橱卖家急着要用大米交换。衣橱用大米换不犯王法,娘答应了,可父亲不答应。娘清楚丈夫心里想的是什么!只得多花钱才把衣橱买回来。
  熟脸孔的人来借米,这点脸总是要给的。逢生脸孔的人登门,怯生生开口:“海根伯伯,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,小孩饿得哇哇哭,借点米吧!”父亲小时候挨过饿,最听不得的就是这几句话。耳朵根一软,明明知道有去无回,父亲还是三升五升往外借。娘心痛,却没敢阻拦,只是说,这点米帮得了啥?父亲说,帮一个是一个。或许我们多吃几餐粥,就能救几条生命。那年头,我们生产队几乎家家都能吃上白米饭了,可我家非但没发财,还得三天两头喝粥。家人也从无怨言。邻里纷纷效仿,省下粮食接济亲戚朋友。姚庄北鹤十二队从此有了好名声。
  1963年,由于我们生产队水稻亩产超纲要(400公斤),获得了浙江省农业生产先进集体称号。父亲作为代表去省会杭州参加劳模大会,还见到了他敬仰的周恩来总理。
  那年,我刚上嘉兴一中读高中。父亲从杭州开会回来,特地在嘉兴站下车,兴冲冲地到学校来看我。父亲身穿对胸襟土布衫,胸前别一朵光荣花,会标很惹眼。父亲满脸红光,显然还陶醉在与会的兴奋之中。从杭城回来,父亲开口闭口就讲周总理。说周总理身材挺拔,脸庞英俊,剑眉浓密,一定是天上星宿下凡。其实开会时父亲坐在后排,最多也就看到了周总理的身影,可那是心中的偶像,再怎么说都非同凡响。酒后茶余,每每提起见到周总理,父亲立马脸泛红晕,仿佛自己跟周总理一同喝过酒似的。社员们说笑:海根伯伯,你真该替我们给周总理敬杯酒!
父亲担任的生产队队长直至1970年才卸任。乡亲们都称赞老队长是个勤紧人、实在人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