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“扫黄打非”举报电话:0573-82531830  |  举报邮箱:cnjxol@126.com
主题: 150306 | 24时新帖: 12
欢迎新会员:无忧保yxh
查看: 9473|回复: 0

日落风寒 月隐星飞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3-17 22:21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日落风寒    月隐星飞

    春去冬来,时光匆匆。为了在年底完成区政府交办的《南湖区志》第二稿修改任务,《南湖区志》编辑部的几个老同志加班加点,埋头于电脑前,书稿堆,忙忙碌碌,忘却时间的流淌,忽视身边发生的许许多多大事小事。
    冬至夜,寂静中的我,正在沉思修改城乡建设篇的稿件,看着看着,一个人身影从字里行间慢慢幻现,隐隐约约,全是熟悉的音容笑貌。忽然感悟,那些初稿都是陈剑飞所编写修改的。我眼潮心慌,起身走出办公室,在院子里漫无目标地乱走。鸟鹊惊飞,寒风阵阵,星星几点,冷月一弯。
    12月15日上午,我们正在讨论交通篇的修改稿,电话响起,以为是部门联系的稿件修改,随意拿起,意外的消息让我一时失态。是陈剑飞弟弟的电话,告之,昨夜,剑飞摔跤后,抢救无效,离开人间。我顿觉无语表达。曾经和剑飞在一起编志的同仁惊闻,面面相觑。惊疑的眼神,声声的叹息,感染着办公室的空气。我们所能做的,只是立马赶到灵堂。汤、许、徐、张及我见到的是剑飞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不舍和依恋。瘦削的遗容,不忍目睹,面对这悲惨的现实,不仅仅是悲伤和心痛,春夏还在一起编书写史志的人,就这样无声无息离我们而去。
陈剑飞是我区最早编写史志的老同志之一,屈指10年。2007年早春,区政府开展南湖区抗日战争军民损失调研任务,要我负责,并招聘临时工作人员。正巧,星期天,我在少年路碰到陈剑飞。那时,他所在的电控厂停产,在厂部办公室负责文书档案的陈剑飞,在《嘉兴日报》社送报维持生活收入。我知道他熟悉并喜欢家乡的历史,两人一说即合。下午,陈剑飞便到区政府,了解情况。三天后,手续办妥,陈剑飞走进了南湖区历史编纂的队伍。
陈剑飞初来,充满热情,全身心投入调研工作。2007年4月20日,南湖区召开抗日战争损失课题调研工作会议后,我们到各镇街道指导开展调研工作,还应邀参加凤桥、新篁和新丰等镇召开的知情老人专题座谈会。让我惊讶的是,陈剑飞那么快地适应机关工作顺序,了解南湖区范围内抗战情况。他告诉我,在承诺应聘时,便到图书馆借阅了有关嘉兴抗战历史的资料。还说,他在工厂办公室工作时,也参加过市有关的课题的调研,写过调研文章。
当时抗损调研办公室设在档案馆的查档室,相当简陋,请来的4位聘用人员围坐在一起。我说,工作条件差一些。陈剑飞宽厚地笑着说,这比我们厂里的条件好多了。陈剑飞的脚从小得病,不太方便。每到街道或社区参加座谈会,我要派辆车去,他坚持不要,大笑说,那么点路还要派车,骑自行车很方便。不要看我脚不好,经常骑车到外地,远到上海,杭州。有次参加新嘉街道抗损调研座谈会,结束时,他说,座谈会反映的日寇烧毁中基路的事,和资料上记载的不同,他要和街道的李老师,到几户知情老人家里再核实。第二天上班,他拿了厚厚一叠资料,给我看。昨天他和李老师走了3家,晚餐吃只粽子,晚上8点多回家后,整理了这些口述资料。剑飞兴奋地说,访问的老人都80多岁了,不抢救整理口述资料,以后就困难了。我仔仔细细看了这些资料,事实清楚,佐证详实,确实珍贵。心想,如今,聘请到这样认真负责的人来编写史志,难能可贵。
就这样,历时4个月的认认真真调研,全区上下共同努力,先后排摸20695名75岁以上老人,召开187次座谈会,汇总2143人所提供的线索,形成858篇记录和文章。这时间紧,任务重,情况复杂的70多年前抗战历史的调查,取得显著成绩,33万字的成果资料,逐级上报中央。我区的调研成果被评为优秀成果,而这些资料和成果,大多是经陈剑飞参与整理上报的。在市里召开的总结表彰会上,陈剑飞受到表彰。他相当高兴地说,这次参加调研,在他的生活中特别有意义。
区政府对抗损调研工作相当满意,后来专门成立区史志工作委员会,负责全区党史、地方志工作。陈剑飞是唯一留下来的聘用人员,参与了史志委的筹备,以及后来启动编写《南湖区志》的全过程。
史志委成立后,陆续聘请几位退休老同志。陈剑飞已经是史志工作的内行了,但他从不以此为资本,依旧是谦和,努力工作,承担了办公室内务和档案资料等工作。2008年1月创刊的《南湖史志通讯》,也由他编辑。到2013年5月史志委撤消时,出刊了25期,50万字左右。每到编刊物时,他常常为刊物稿源而发愁。他对我说,编杂志压力不小,以后编《南湖区志》更难了,主要是部门和基层缺少理解和配合,但他从来没有提出困难和要求。有时,在我还没想到的时候,他先将想法和目录初稿拟出来。然后电话约稿,写稿,每次总是按期出刊发行。
在筹备《南湖区志》编写工作的时候,为尽早进入角色,陈剑飞每天翻阅历代地方志,查阅资料,为编写区志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。我们的《南湖区志》目录提纲提前完成和通过,集中了他的智慧,倾注了他的心血。记得区志目录稿刚完成,区志还没启动时,陈剑飞找到我,建议先开始编写区的大事记,既可为编区志作准备,又可为南湖区部门和镇街道作参考。我考虑到人手资料都欠缺,很困难,他让我放心,交给他完成。之后每天完成史志委日常工作后,陈剑飞就和另一位同事跑市档案馆,图书馆,还到报社翻阅全部的《嘉兴日报》《南湖晚报》,寻觅南湖区资料,查核事实。3个多月,就拿出区大事记的初稿。
随着《南湖区志》编纂工作的深入,碰到困难和问题出乎我们的想象。南湖区经历市区合署,部门和镇、街道撤并等原因,人员调动频繁,历史资料相当欠缺。南湖区也没有在编的史志机构和史志工作队伍,几个退休聘用人员要承担全区党史、地方志工作,还要开展《南湖区志》的编写,任务相当繁重。一些聘用人员因为编写压力大,因病,因工作超负荷而离开,编纂工作步履艰难。陈剑飞虽然是外聘人员,比在职的还负责。陈剑飞不仅承担《南湖区志》三分之一篇章的编纂,还要负责市党史办公室交办的党史胜迹调研等任务,工作量大,涉及面广,但他从来没有怨言。2012年办公室有位编辑生病后,他又主动承担了几篇。办公室的同事都知道,陈剑飞每天一早上班,就埋在电脑前,一直到下班,休息日常常加班。
说起地方志的编纂,最困难就是资料的欠缺和考证,往往为提供资料,核实内容或数字,前前后后与有关部门反复联系,自然也会碰到软钉子和嘲讽。有的同事往往产生畏难情绪,甚至争执。当有些部门和领导的不重视,不理解,催要数次稿件,仍然拖拉推诿的时候,我也会激动发火,但陈剑飞从不发脾气,最多叹一声,机关工作作风怎么是这样子。
陈剑飞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宽厚,诚恳和忍耐,不管有什么困难,他都默默地承受,从不对人诉求。也不向组织和我提任何要求,他在编纂工作所下发的函件和联系工作的电话,口气相当朴实,“谢谢、麻烦、对不起”之类语言是少不了的。对一些连催几次都不报不上来的内容和数据,他倒劝我不要硬催,要理解下面寻找有难处,让他来查证。他宁可不厌其烦查找文件、资料、电话联系,也不把问题推给别人。区基层史志供稿人员谈起陈剑飞,都说这位陈老师和蔼可亲,向他请教,要他提供资料,总是耐心,细致讲清,如要报送资料,最后总要加句谢谢。陈剑飞所承担的《南湖区志》篇章就是这样一点点和部门、基层对接、求实,编写而成的,质量明显要高,进度也快。
有段时间,编写《南湖区志》工作成了陈剑飞主要的生活内容,南湖和名胜古迹这两个篇章,是陈剑飞主动承担撰稿的。他告诉我,他从小就喜欢嘉兴的名胜古迹,都去过。编写的时候,利用休息时间,骑着自行车一个个景点实地考证。他说,不去看过,自己也不放心,写出来缺乏底气。一天,在写范蠡湖公园条目时,就老范蠡湖和城南公园有没有通道,我们有了纷争。我还以为只有沿河边的神龙桥下的通道,陈剑飞说好像环城路地下也有通道。中午休息时,他踏上自行车赶去,以证实通道的存在。回来后他向我们详细介绍通道的情况,看到陈剑飞一脸兴奋的神情,想到他的责任心和敬业精神,我自愧不如。
2015年10月统计,陈剑飞提前完成负责的《南湖区志》13篇初稿,在完成的《南湖区志》第二稿的7篇任务中,大事记,名胜旅游、南湖3篇是陈剑飞负责编写初稿,修改定稿的。陈剑飞工作的热情和实绩,为我们投入区志第二稿的修改,完成《南湖区志》提高了自信心。
2015年春,陈剑飞几次到我办公室,欲言又止,经追问,才吞吞吐吐地说要辞职,这对我是当头一棒,他可是编区志的骨干。他见我一脸疑惑,慢慢道出原因。他真的很喜欢一起编区志,但因长时间专注于投入,忽视家庭感情的投入和身体的保养,高血压,糖尿病频发,这段时间常常失眠,老是健忘,精神集中不起来,工作压力越来越大,已编错几篇稿件,实在力不从心,影响工作进度。还说周日下午他从女儿家回来,一时失忆,竟忘记回家的道路。他的决定和无奈,触动了我内心敏感的神经,深深感到内疚。我们一向认为陈剑飞是同事中身体最棒的,平时衣服穿得最单薄,尽管脚有疾,骑自行车遍及附近各县镇。从来没有请过一天假,也没见他去看病,连体检也不去。到黄山、泰山旅游,爬山他比我们还轻松。今天他说生病,我怎么会想到。难道是编史志的几年掏空了他结实的身体?退休后一心编志没人理解,没人关心很正常,深感内疚的是,作为朋友,领导的我,为什么平时不主动关心他的身心健康?当时我内心感到一片空虚,只好先建议剑飞去看病,工作岗位仍留着,先请病假。他马上说,临时工有病不工作,拿工资难为情。
剑飞回去后,我去看望他,约在小区边的花园,他正和人聊长水的历史,很投入。他说,每天在家还是在看嘉兴和南湖区的地方志。经过几个月的治疗休养,陈剑飞感觉,身体好了些,打电话问我能否再来上班,我欣喜。像陈剑飞这样投入和熟悉的编志人,实在难求,我说服领导,重又办妥聘用手续。
人生无常,事违人愿。今年3月底,陈剑飞的病又发,他与我商量,还是辞职。同事都劝他工作暂缓,尽管放心去治病,请病假。这次他接受了,知道聘用手续不易。谁知过了不到半月,他来电话问,再来上班编志,不要拿工资,这样可以自由些。说这几年编写《南湖区志》有了感情,更舍不得同事的情谊。一个多月后,陈剑飞真的来上班,我和老许,老徐和小张都十分高兴,他也格外兴奋,逢人连连说谢谢,让他再编写区志真好。在办公室,他带着微笑聊起他的病,说编志感受的样子,给我们留下深刻的记忆。他还要我们多保重,健康第一,却闭口不谈自己的伤痛,是怕我们伤心?
高兴没几天。初夏的那天,下着毛毛细雨,陈剑飞来上班,坐在办公桌前,犹豫好久,才轻轻说,恐怕不能再编写区志了。他不让我们陪他去医院,也不要我们去看他。当他的兄弟来接他时,他拦住我们相送。看着他跨出办公室,装着很轻松的样子走过走廊、玻璃门,走进雨丝中湿漉漉树丛中的小路。谁也没有想到,江南茫茫的细雨,没撑雨伞的陈剑飞,像水墨动画一样有点倾斜的背影,竟是他留给我们最后的一面。
我电话联系其兄弟,他告诉我,他哥只想来看看同事,摸摸地方志书。那天,陈剑飞郑重其事地将一套《嘉兴市志》递给许老师,说,他在家时专门到档案馆买了新的一套《嘉兴市志》,这套留个纪念。
那天,我和许老师、小张代表史志办到殡仪馆送别陈剑飞,随后到他的旧居。跨进小区4楼的居室,简朴傢俱因主人的离去,显得零乱,房间里两架书橱的书,便显得格外醒目,特别是那套《嘉兴市志》,还有我们共同编写的南湖春秋系列丛书。出身工人家庭的陈剑飞,传承着勤恳俭朴的家风。19岁到建设水泥厂,在厂里加入共产党,任副厂长,建设街道团支部副书记。建设水泥厂并入电控厂后,在厂办公室工作到停产内退,12月12日,刚刚度过他的65周岁的生日。我们环视陈剑飞的居室和悲伤的亲人,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他那淳厚朴实,露着微笑的遗照上。陈剑飞慈祥的眼睛仿佛在告诉我们,每天就在这样的地方,快乐而辛勤地编写着地方史志。这看得我们心酸酸的,眼湿湿的。
这些天,我常常陷入难以自拔的梦幻中,不是内疚两字可解释。许是将编写《南湖区志》看得太重了,忽视了编志同事的身体和心理健康。同事生病的生病,离开的离开,编志任务依旧任重而道远,谁来真正关心,理解。犹如我只知要求陈剑飞认真编好区志,什么时候真正关心他的情绪,身心健康;只看到他骑车的毅力和体力的外表,却忘了长期伏案看电脑,承受编志压力的伤害,他的心血管疾病是否因此而来?
前天晚上,我下班时,被保安班长拦住,问我,陈剑飞走了,他不信。我点点头。他说,陈剑飞每天骑着自行车,微笑着,从不迟到早退,一向健康,怎么会生病?保安班长也是电控厂停产后当保安,和剑飞熟悉,他告诉我,陈剑飞人很好,是电控厂公认的老实人,真想不到。
真想不到的何至于保安班长,人真的很脆弱。
下午,我们在办公室议论下一步《南湖区志》送审稿的修改,说着说着,话题又滑向追思故友的往事。想起陈剑飞说过,他是很想做件有意义的事,和大家在一起编书真好。许老师说,陈剑飞就考虑编史志,没有想到自己。看着陈剑飞留下的旧市志,憧憬出版后的新区志,我深感压力,觉得时间的紧迫。我们都已年高,专注于事业,往往忘却时间,常常忽视自然的规律,不知不觉意想不到的事就会发生。就如陈剑飞,总以为身躯依然年轻,我们是否也如此?盲目地陶醉在艳丽的晚霞,追求的结果是什么?
日落晚风清,星稀月儿明。落叶轻轻,河水静静。倚柳弹琵琶,和泪唱离歌。剑飞,为你送行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