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“扫黄打非”举报电话:0573-82531830  |  举报邮箱:cnjxol@126.com
主题: 150245 | 24时新帖: 11
欢迎新会员:sun1965
查看: 307|回复: 0

补牙记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4-19 18:45:3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“唉哟,唉哟……”
刚走进二院牙科候诊室就传来一阵高分贝的哀嚎,我那原本暂时消停的牙齿又开始隐隐作痛。皱着眉寻声看去竟是一个乍一看挺威猛的中年男子。天呢,这里老老少少这么多人,就你疼得要死要活的,还要不要脸。一肚子的嘲讽与不屑顺着我的目光投射出去。
其实再怎么鄙视别人也掩饰不了我内心的紧张与恐惧。我的第一颗牙二十来岁就蛀掉了,因为太害怕,去医院补牙是有两男生护驾压惊的,磨牙时的酸痛感现在还记忆犹新。所以尽管那牙后来脱落得只剩个废墟我也不敢去拔掉。这次是与之对称的另一颗牙作乱,我实在痛得寝食难安才下决心就医,现被这男人一闹心慌得想打退堂鼓。正在犹犹豫豫中护士叫我名字了,网上预约的号,所以这么快就到我,虽然还没收拾好心绪,既然到我了就赶赴刑场般随护士进了诊室。
熟悉的场景让我腿脚发软,据说有人就为拔个牙吓死,我虽然不至于到这程度,但医生准备器械时发出的叮当声着实把心敲得七零八落。医生很温和地让我躺下,我感觉躺在了砧板上,正前方是明晃晃的玻璃窗,亮得把那份不为人知的慌乱也一并揪了出来。哦哟,一个钩子样的东西要伸进嘴巴了,心一阵狂跳,马上阻止医生,问会不会很痛,医生和风细雨地安慰我不用怕先看看再说。我感觉他戴着口罩的脸是微笑的,稍稍定了定神立刻脑补出一个完美的暖男型牙医,好吧,交给你了。医生检查后给了一套医治方案,先把蛀的磨掉,再烂牙神经,最后才能补牙。我的心再次跌落低谷,纠结在“磨牙”两个字上痛得死去活来,医生看穿心思般问要不要打麻药,就我这衰样能不要吗?这时我肯定是吓傻了,居然鬼使神差地紧跟着问打麻药会不会痛,有点出息好吗?又不是小孩子,是不是还要人家医生赏颗糖吃呢?医生大概见多了我这号人,不急不恼地宽了我的心。打完针不久我悄悄用舌头舔一下验证麻药的实力,舌头麻了,此时的麻药已然是我的救命稻草,终于如释重负。
医生试探性地在蛀牙上敲几下问我还痛不痛,果真一点感觉都没了。医生操作时靠得很近,我能听到他的喘气声,平和的气息让磨牙的尖锐声不再觉得刺耳。突然医生“哎哟”一声转过头去,原来蛀洞打开了,封存的恶臭瞬间冲了出来,我自己都被熏到,真是羞愧难当。漱口后医生靠得更近地操作起来,我怕大张的嘴里再冒出异味屏作呼吸配合,瞧他的细心样差点没把我憋坏。清理完蛀洞他把药棉塞进去开始烂神经,并叮嘱一星期后再去。
一星期很快过去,我去医院后先前那位医生不在,想着不会痛了随便找谁看都成,就跟着一位大眼睛的女医生进了诊室。别以为女的比男的温柔,她辣手辣脚的,取个药棉就痛得我想撕心裂肺地喊她娘。事后想想也怨不得她,要怪只能怪我的牙神经太顽强,还有我不争气的舌头,同在一个巢穴却控制不住地去排挤、骚扰药棉,所以药性骤减。女医生大概被我的哆嗦劲惊到,格外利索地重新塞了药棉,嘱我一星期后再见。
又是一星期,首问医生还是没在,这次接待我的是一位娇小玲珑的女医生,经历了上星期的痛已不敢对医生的性别和颜值有所期待,想必牙神经已烂得很彻底不会痛到哪去。果然取药棉时没觉得痛,所以笃定地任她摆布。她仔细把蛀掉的地方打麿干净,就着那扎心的打磨声我居然还有心思想别的,对照之前那个吓成狗一样的我真觉得好笑。本以为打磨完了直接补完就好,她还要我下星期再来。我舔了舔从小窟窿变成的大窟窿,纳闷到底还有完没完。
乖乖地等了一星期,想着这肯定是最后一战,浑身轻松。这次终于和暖男型医生会合了,见着他像见着久别的亲人,差点热泪盈眶。还是那种如沐春风的语调,还是那双专注的眼睛,一直到上下牙齿咬合得舒服才算完美收官。我问他可以保持多久,他说保护得好十年应该没问题。为这句话我大餐一顿并感觉良好地激动好几天。
看看,补个牙多不容易。牙齿最愿意与我们相伴一生,我们却不懂得珍惜爱护,只顾自己吃香喝辣,蛀了请再好的医生也回天乏术。写下此文时这颗牙并没有遵守十年之约,与先前那颗牙一样只剩个牙根在刷存在感。真心不希望我的勇气由第三颗蛀牙来提升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