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“扫黄打非”举报电话:0573-82531830  |  举报邮箱:cnjxol@126.com
主题: 150245 | 24时新帖: 11
欢迎新会员:sun1965
查看: 9123|回复: 2

静静的修道院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3-17 22:06:3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董雄511223 于 2017-3-17 22:15 编辑

静静的修道院
       嘉兴市中心的天主大教堂,以其雄伟华丽,成为民国时期嘉兴标志性的建筑,但很少有人知晓,还有座比大教堂还早的欧式建筑园林的典范文生修道院,默默坚守在古城北门外大运河东岸。
       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文生修道院是在下乡时候。1971年,一个星期天的下午,我队知青小王带队到光明街的航运公司里为生产队削草皮泥积肥。我们摇两条农船,挤进停满大货船的河埠中,小王亲戚已在门口等。然后,领着我们带着锄头和箩筐,走过钟楼式的大门,感觉满目清凉。甬道两旁高大的香樟树和绿茵茵的草坪,幽静悦目,隐约在绿阴中橘黄色的西洋建筑,别有洞天。我们不由得放慢脚步,说话轻轻。
        我们到后院一块荒草地,削草皮,搞卫生,还借了辆平板车。后院除了几幢平房外,没有其他建筑,野草自由生长,这让我们意外,不到3小时,就完成两船草皮泥任务。趁着休息,我好奇地在东看西逛,才走进主楼,想要到小礼堂,被人叫住,说这是公司机关办公地方,不能乱走。那人告诉我们,从前这是洋人的修道院,被我们工人阶级接管改造,要化腐朽为神奇。那时,我们听得糊涂,只知道航运公司有我们从没见过建筑和环境,幽静而神秘。
          1980年地名普查时,我到文生修道院普查,门口已是航运公司新建的大楼。走进庭院,发现环楼成了职工宿舍,草坪中长满野草,堆着建筑材料。院子里的几排平房,有作仓库的,也有开小工场的,时而有三轮车和汽车进出,打破院落的宁静。已近正午,走进环楼,空气中飘满欢声笑语和菜肴的香味。桌椅、煤炉、锅盆拥挤在走廊上。放眼庭院,棵棵古树守护着甬道和角角落落,历经酷夏严冬,生机蓬勃。
        那时我才知道修道院是拉丁文的意译,是天主教培养神父的学院。嘉兴市志记载,清光绪二十八年(1902)法国神父步师加在法国巴黎遣使会上提议,在中国建立会院和神哲院获准,并率7名法国修生抵上海,觅址未得,后到嘉兴北门外购地百亩,兴建法兰西嘉兴文生修道院,第二年年底竣工,为当时中国遣使会的唯一总修院,供天主教神职人员进修。
        文生修道院为欧式建筑群,座东朝西,面向运河,占地47.474亩,建筑面积5677平方米。沿运河是门楼和西式围墙,走过门楼,长长的甬道后,是拱门卷窗,中间带有钟楼的二层楼主楼,背后是教堂。主楼向西伸出两幢同样建筑风格的楼房,出人意料的是北面的是三层楼建筑,整体形成凹形的西式建筑。修道院还建有30多亩的菜园花圃,办有牛奶场,营造一片欧式田园风光。当年文生修道院别具一格的门楼和南邻的欧式海关大楼,给古老大运河嘉兴段带来亮丽风景,让封建社会的嘉兴人体味异域的建筑美学和西方文明新风。
         解放后修道院解体,嘉兴军分区、地委党校、疗养院先后驻此,建筑和庭院布局没多大改动,宗教文物和图书都妥善保存,可惜都在“文革”中散失一空。
          1 969年修道院划归嘉航公司,过了几年拆除门楼和围墙,新建了五层楼的办公大楼,庭院中增建不少建筑,教堂作了礼堂会场,环楼成了职工宿舍,但修道院总体建筑和树木保存下来。
        改革开放后,落实宗教政策,住在环楼的职工全部搬出,修道院沉静下来,寂寞20多年。那段时间,走进修道院3米宽的回廊,更显空荡。走上二楼楼梯,护栏上沉积着厚厚的灰尘。楼上阴暗的走廊,黑黑的地板,走在上面发出深沉的回音,撞击闯入者脆弱的神经。想当年穿着黑色长袍的修士,拿着圣经,轻轻地走在静静的走廊、甬道,或上图书馆,或到教堂,或许是散步,会不会想到百年后,这里成了被上帝遗忘的角落。自然,有人好奇,有人怀古,夹着速写本,捧着照相机,寻找失落的时光。更有新婚燕尔,手拉着手,留影在法兰西韵味的建筑前,漫步在江南百年古树间,欣赏修道院回廊和钟楼的一抹阳光,憧憬着幸福和梦想。
          2016年冬日的午后,我又到修道院,深深的庭院依旧是静静的一片,只是多了高高的围墙,分割着院落。主楼已整修,自成一体,卷花式的铁门虚掩着,推门进去,甬道,主楼,两边回廊,空无一物。教堂以及一间间标着教室序号的门紧闭着,楼梯的门关着,留下神秘的想象。听说修道院整修后,曾有某学术团体驻此开展活动,如今已没人影。 拿着相机,独自徘徊,静静的回廊,甬道,荒草地,任我留下孤独的脚印。庭院北有个养老院,后院的平房成了收购废旧物资的仓库,路旁、树下、房屋边,堆满了废旧物资,没人,只有热闹的麻雀打破了院落的宁静。
        随意拍下飘满残叶的教堂屋顶,昂首云天的古树枝桠,还有阳光下的回廊门洞。偶而抬头仰望蓝天,低头抚摸古树,思想着,穿越着。据嘉兴2010年调查,市区古树名木一共231棵,文生修道院就有96棵,其中120年的樟树84棵,还有5棵杉树,4棵榉树,2棵黄扬树和1棵广玉兰。而据市志记载修道院常住中外修士四五十名,就算教师等工作人员,不足百名,这样的生活学习条件让今人望尘莫及。
       史料记,修道院修生要学习12年才毕业,到1941年,42年中只培养155名神父,他们在这里做过什么,留下什么。当穿黑袍的修士和拖长辫的清朝绅士相会在运河畔,擦肩在鱼行街,秀城桥、端平桥和塘湾街,会不会引起轰动?当这座参透生态自然居住理念的建筑风格的修道院出现在运河边时,有没有唤起封闭的江南传统石库民居建筑理念的改变。忽然想起,改革开放,嘉兴风起之涌,有没有源于嘉兴运河所带来的开放和中西文化的融合的基础。
       嘉兴这个地方,古为吴越交界,今为江浙沪交会,便捷的交通带来各种文化的融合,各种思想的交锋。中国地域文化的多样性,人类民族文化的多元性,都有着存在和发展的必然性,都是人类文明延续的血脉,更是人类精神文明的巨大传承。有意思的是,文生修道院河对岸是古嘉禾墩、杉青闸嘉兴古代文明的遗址,天主大教堂东边是子城,嘉兴建城的遗址,这是不是嘉兴崇尚开放,融合,接纳外来文化的建筑象征。
20133月文生修道院已升为国家级文保单位,这座中国早期具有西方建筑美学的教会建筑代表,是西方文化传入中国的重要实物例征,具有不可多得的文化历史价值。修道院的创建,直接推动了市中心天主大教堂的建造,同时也带来学校,医院和当时西方自然和谐相处的人居建筑理念和生活方式,冲击和改善着嘉兴人的传统思想和生活观念。
       文生修道院主体建筑已修复,院内的古树和景观等待整理和保护。修道院大运河沿岸现代建筑的拆迁,门厅钟楼的重建,这只是时间的问题,需要考虑的是修复后的修道院的人文内涵,如何充实。依旧是出租文化人作艺术沙龙?还是作公园博物馆?或许是归还天主教会,再办一个修道院,或者教堂。
       老百姓关心的是投入巨资修复后的修道院,那么多的空房,场地将作何用,总不能让她永远空荡荡,静悄悄。
       走出修道院,面对大运河,曾经的黄金水道,没有一船一帆,繁华喧闹的航运公司码头,变得格外平静,繁华已铭刻历史,平静有利于思索。大浪淘沙流传下来的各种思想和文化,都有其闪光点和长处,只有取他人之长,补已不足,一个人才能卓越,凡人如此,伟人也如此,一方热土的繁荣和发展,具有同样的意义。
        静静的修道院等待修复,呼吸的百年大树需要保护,鸟雀的争鸣需要自由的空间,古老的大运河沟通的不仅仅是长江黄河,更需要万千河流小溪的涓涓细流。
2017118
发表于 2017-5-2 14:17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拜读
发表于 2017-6-22 10:46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拜读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返回顶部